一、二段产品售价相对较高且对宝宝较为重要

2020-06-12 02:57

“降价是指导性意见而非强制性措施,不降价并不会遭受处罚,并且好多消费者根本不在乎价格,按原价一样可以卖出去。”当问起为何不及时降价时,多位零售商都曾向记者表达过这样的意思。

16日起,洋奶粉“巨头”美赞臣将下调其产品价格。至此,接受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多家奶粉企业均公布了降价计划。然而,记者调查了解到,虽然一些厂家口头已宣布降价,但在实际操作中仍然使出“选择性”降价、“拖延性”降价、“替代性”降价等多个“花招”。多位专家认为,“洋奶粉”暴利时代并未远去,消费者想要购买物美价廉的“洋奶粉”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替代性”降价。除了直接降价外,一些奶粉厂家通过赠送积分、捆绑销售、买多赠一等方式“替代性”降价。合生元发布公告称,将采取不变动销售价格,而是以赠送50%积分的方式,让消费者享受约11%的建议零售价格优惠,并认为此方式是“变相降价”。在山东济南的银座超市玉函店内,记者看到贝因美打出的促销广告称“购买‘爱+’系列3、4段产品满3听加1元赠1听,满3盒加1元赠1盒”。

--“选择性”降价。虽然有不少奶粉厂家宣称降价,但大多针对“非主流”产品,主流产品并未降价。“惠氏就是采取这样的策略,降价的主要品种是三、四段产品,而主流的一、二段产品基本未降价,平时销量较好的‘启赋’系列也不在此次调价范围内。”山东一位洋奶粉经销商说。

洋奶粉“巨头”美赞臣发表声明称,自7月16日起将优化市场经营策略,调整现有价格和促销计划,对旗下主要产品出厂价下调7%-15%。并且,会透过不同渠道再对部分主要产品进行优惠回馈活动。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高级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对此表示认同。“洋奶粉不仅到岸价和零售价差距甚远,并且有时同样一款产品在中国的售价要远高于其他国家。”陈连芳认为,洋品牌奶粉的毛利率在60%左右,其中利润最高的便是市场上售价最贵的婴幼儿奶粉。

“有些奶粉确实已经降价了。”经常购买“洋奶粉”的济南市民万可心说,比如惠氏金装幼儿乐(3段)由原来的320元调整为256元,降价幅度约20%。

作为第一个明确宣布降价并公布降价产品明细的企业,惠氏3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的消息称,“将立即开展主要产品降价活动,平均降幅11%,其中单品最高降价幅度达20%”。同时,惠氏也承诺近期上市的新配方产品一年内不涨价。

多位专家认为,“洋奶粉”暴利时代并未远去,消费者想要购买物美价廉的“洋奶粉”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有关部门仍须加强对它们的监管,挤出利润“水分”,消除“价格歧视”,进一步维护消费者权益。(记者潘林青、叶婧)

记者在北京、上海、山东等地采访时了解到,遭到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多个奶粉企业相关产品零售价格已经开始下调,还有一些产品正在准备降价。

多位专家表示,近几年“洋品牌”奶粉或者国内企业经销的原装进口“洋奶粉”利润惊人,此次遭受发改委调查的奶粉企业虽然目前已经降价,但仍然不影响它们赚取暴利。

“在欧洲一罐知名品牌奶粉的价格折合人民币80余元,而同样的产品在中国要卖200多元。”北京一位常年带团去欧洲旅游的导游说,眼下“洋奶粉”仅几十元的降价幅度,根本没有撼动它们的暴利,国内消费者仍然受到较大的“价格歧视”。

山东银座商城股份有限公司奶粉品类负责人庞军告诉记者,由山东各大银座超市销售的奶粉中,惠氏已于8日完成了价格调整,多美滋等不少品牌曾通知要调整,但暂时没有实施方案,预计这两天会有具体实施降价的品类和幅度。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一罐婴幼儿奶粉的成分大致由60%的乳清粉、35%的全脂(或脱脂)奶粉、5%的营养元素构成。“从近几个月的大宗交易价格来看,洋奶粉的生产成本不足百元,这与它们动辄两三百元的售价形成鲜明对比。”宋亮说。

一些消费者认为,奶粉厂家这样做,与其说是在降价配合调查,还不如说是在趁机搞促销。与这些“名大于实”的方式相比,他们更加认可直接降价,能够真正得到实惠。

记者调查了解到,虽然多家遭受反垄断调查的奶粉厂家已经宣布降价,但在实际操作中仍然使出“选择性”降价、“拖延性”降价、“替代性”降价等多个“花招”。

万可心说,一、二段产品售价相对较高且对宝宝较为重要,如果这些产品不降价,那整个降价行动“让利于民”就要大打折扣。

多美滋、惠氏、雅培、美素、明治、合生元、贝因美等多家奶粉生产企业也已经承诺降价,并接受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

--“拖延性”降价。截至15日,接受发改委调查的多家奶粉厂家均已宣布降价。然而,记者在北京、上海、山东等地了解到,有些宣称要降价的“洋奶粉”还在观望,在零售渠道根本未调整价格,一些商店中的价签还是一两个月之前的。